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能源

天然气竞争日益激烈,中国再获能源大国支持,印度如今破罐破摔



  今年关于能源最大的符号,应该就是所谓的“碳中和”了,为了对温室效应展开管控,2021年3月5日,2021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扎实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各项工作,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优化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不过其实关于碳中和的活动,早在2006年就开展了,我们都很熟悉的地球一小时,就是其中之一

  

  碳中和是指企业、团体或个人,测算在一定时间内直接或间接,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通过植树造林、节能减排等形式,以抵销自身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实现二氧化碳“零排放”,作为一种新型环保形式,被越来越多的大型活动和会议使用,推展了绿色的生活、生产,实现全社会绿色发展,不仅如此,通过政府的坚决,全球的能源类型,将不会从传统的石油煤炭这类化石能源,转而投向新能源,不仅仅能够减轻碳排放,还能挣脱对传统不可再造或无以再生能源的倚赖,不过,虽然是由政府联合,但是新能源的发展依旧不尽如人意,毕竟旧有的化石能源已经“深入人心”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朝一夕是很难做出转变的,况且,旧有的化石能源的存在还有其必要性,任何改革都势必会要童年阵痛期,在最近的国际会议上,天然气的重要性再一次被提出,加速天然气战略部署也被放在了日程上,各国也都尽全力地加紧新能源新的布局,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印度如今还是两眼一抹黑

  

  虽然议题都是集中力量天然气的战略部署,然而各国的国情不同,也就是新旧能源的比例,还有新能源的储备量,所以也不是都是一样的发展策略与方向,就像美国,美国是世界第一大天然气生产、消费国,净出口量也排在了全球第三,其天然气凝液产量跃居第一,美国拥有全球近40%的天然气凝液,其中大部分用于本国炼油厂或石化生产,俄罗斯与澳大利亚更不用说了,二者本就是传统的能源大国,不仅能够做到自给自足,还能以此作为新的收入,日韩等地区强国,也都与其他的传统能源大国比如澳大利亚等,创建平稳较好的双边贸易关系,但是在地区大国中,偏偏只有印度,对于新能源的战略部署,尚且正处于白纸一张,相较于我国的战略布局,印度政府可以说道是“初生牛犊”

  

  光是2019年,我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达到3100亿立方米左右,同比增长约10%,随着我国天然气消费市场的不断成熟期,未来工业燃料、城市燃气、,发电用气将呈现“三足鼎立”局面,近年来我国天然气消费快速增长,报告表明2018年,我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达到2803亿立方米,同比快速增长17.5%,日高峰用气量突破10亿立方米,全国天然气消费规模多达百亿立方米的省份增至10个,当前我国天然气行业发展步入了战略机遇,从国际趋势看,天然气在世界能源消费结构中占比23%,未来仍具增长潜力,从国内形势看,油气体制改革正在减缓推进,经济和社会稳步发展,将带动能源需求持续增长,而天然气在我国能源革命中扮演着最重要角色,而我国政府更是公开发表称之为,加大天然气的利用,推动天然气高质量发展,不仅是我国能源转型升级的战略举措,还是基于碳中和大前提下的现实选择,在天然气结构组成方面,也做到了全方位多元化 ,2013年3月中国石油集团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就俄罗斯,通过“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供气线路,对中国展开天然气供应

  

  俄罗斯每年向中国市场供应低达,680亿立方米天然气能源,2013年9月双方又签订了新的协议,对俄罗斯在东部的石油管道,向中国运送天然气的合同商讨,此协议的达成协议,就两国对供气的数量、,供气的条件等都做有详尽的规定,形成了具备法律与法规约束的商务协议,为中国与俄罗斯积极开展能源贸易合作,和供气协议提供了法律约束与法律基础,不仅是俄罗斯,卡塔尔、哈萨克斯坦以及澳大利亚,都是我国液化天然气的最重要贸易伙伴,值得一提的是,以往籍籍无名的土库曼斯坦,也搭上了天然气的快车,踏上了高速发展的道路,2007年7月中国石油公司,与土库曼斯坦油气资源利用署,土库曼天然气部门签署了土库曼斯坦阿姆河,右岸天然气产品分成合约和中土天然气购销协议,根据协议未来30年内,中国将帮助土库曼斯坦建设天然气管道,这条管道起始于土库曼斯坦东部,途径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最终连接中国,土库曼斯坦将通过中亚天然气管道,源源不断地、,每年向中国出口3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2013年中石油宣布其承建的土库曼斯坦,复兴气田南约洛坦年100亿立方米生产能力建设项目竣工投产,库曼斯坦高度依赖能源出口

  

  在出口贸易中能源出口额占到比达90%以上,目前中国是土库曼斯坦天然气仅次于的出口国,土库曼每年通过管道,向中国出口天然气约400亿立方米,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全球主要大国都已经有天然气布局,但印度如今就特别不平稳,它的油气大部分来自中东亚,印度也做到过努力,但因为许多原因始终不得人意,而土库曼原本就是印度的希望合作伙伴,印度和土库曼以及巴基斯坦阿富汗达成协议塔比管道合作,2015年签订并动工,但直到如今都没有已完成,这并非说道工程量多浩大,相比而言,中国-中亚管道从2009年建,如今已经修筑了3天,最后一条和土库曼的D线也转入最后的冲刺阶段,而印度如今却迟迟没有消息,地缘政治影响,这个管道修建异常缓慢,印度原本和伊朗的法尔扎德-B气田合作,印度起初投资插手到印度天然气投资,但是在2020年10月后,或许是出于对美国的惧怕,伊朗与印度完全谈崩:,印度拒绝购买伊朗石油、天然气,随后伊朗拒绝了印度公司的竞标,跳出了天然气项目 ,印度也曾经想与俄罗斯接洽关于天然气的合作,但是并不能如意,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尽管印度方面多次对俄罗斯明确提出修建天然气管道的建议,但是俄气集团还没有这个想,尤其是通向印度的天然气管道,必须考虑到太多方面的问题 ,印度的新能源部署道路,依旧是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