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区

专访|中广核矿业CFO陈德邵:碳中和需要核能,铀价未来肯定增长



实习记者 | 刘晓涵

3月31日晚,中广核矿业有限公司(01164.HK)交出了2020年业绩答卷。其营业额从20.8亿港元减至28.6亿港元,增幅37.8%,毛利从1.4亿港元减至2.0亿港元,增幅40.9%,经营性净盈利快速增长21.9%。

中广核矿业系央企中国广核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其主营业务为海外天然铀资源开发和贸易,是目前全球唯一一家背靠核电集团的纯铀业上市公司,背靠低价铀矿资源带来的低成本及全球第三大核电集团中广核这众多客户,中广核矿业的行业优势明显。

虽然主营业务展现出不俗,但中广核矿业也有诸多问题受到投资者关注。4月1日,中广核矿业执行董事、CFO陈德邵拒绝接受了界面新闻记者专访,对2020年公司业绩数据、经营情况,未来铀价走势,核电行业发展及最近热议的碳中和概念等进行了回应。

以下为采访实录:

问:公司2020年营收和毛利大幅下降,为何净利润、每股盈利小幅下滑?

陈德邵:主要原因为公司持有19.99%的加拿大铀矿上市公司Fission Uranium 2020年在市场融资2407万加元,为加密钻井和其它工作积极开展提供了资金保障,造成我们的股权被溶解了,按照会计准则,在会计账面上构成损失。实际权益未不受影响。

此外,我们现在正在前进并购哈萨克斯坦的一个新铀矿(哈新项目),因为铀矿去年还没有结算,现在还没产生报酬。但在收购过程中产生了中介费,明确费用在2020年的财报中的费用里列支了,这也是导致我们的净利润小幅下降的一个原因。

不过矿业公司本身的经营利润质量实际2020年较2019年实现了较为明显的提高,经营性盈利占净盈利比例从79%提升至99%。公司旗下杜公司(谢米兹拜伊铀合伙企业)在不受疫情影响减产的情况下,投资收益与长贸毛利拆分仍实现了1.27亿港元,与2019年1.30亿港元持平,主要受益于市场价格上涨与谢公司矿山的成本进一步上升,杜公司的盈利构建了5年以来的新高。

中广核英国销售公司盈利更是实现了三倍快速增长,从2019年的1500万港元提升至6000万港元。中广核矿业2019年已完成收购英国的天然铀销售公司,两者实现了很好的协同,去年销售公司的业绩构建了大幅快速增长,业务规模和收入增长比例都比较大。

所以虽然有不利因素,但是毛利和主营业务利润增长较慢。

问:有报道提及,哈原工(哈萨克原子能工业公司)宣布2022年将继续减产,倒数两年减产20%,预计到2022年,哈原工总计减产铀矿超过2万吨,这对公司未来业绩会造成什么影响?

陈德邵:这个几乎会。2018年哈原工宣告要减产20%,我们在哈萨克斯坦的谢矿(谢米兹拜伊)及伊矿(伊尔科利)两座在产铀矿,也继续执行了减产政策。但是你可以看到,近两年杜公司的盈利在铀价复苏的造就下实现了5年里的最好水平。预计今年谢公司的生产会首先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产量上去后,生产成本肯定会之后上升,在市场铀价继续回升的环境下,2021年可以预计杜公司盈利情况不会比2020年要更好。

况且减产政策是持续的,但具有一定时效性,该政策2022年完结,但矿山生产的盈利是持续增加的。政策一结束,反而对我们未来的快速增长是有益的。

问:铀矿价格在今年开始下跌,有分析说道,市场今年对铀的市场需求将大幅增长,并有可能经常出现牛市。您是怎么看的?

陈德邵:我们肯定是对未来充满信心的,我们对矿业公司的未来业绩发展充满信心。主要来自两个方面。

一方面,来自铀行业的复苏。刚才说的铀价,媒体和分析师常提到的报复性增长也好,恢复性快速增长也好,但是毫无疑问,市场上所有人,包括我们都是认为铀价的未来走势肯定是快速增长的。

从供需形势来看,未来随着核电的发展,市场对天然铀的需求会持续不断扩大,而实际上现在市场上的天然铀的供应却在逐年减少。再者,从现在来看,矿山如果要具备一定的产能,通常必须5~10年的时间,至少要打算5年以上的投资开发,相信未来供需缺口会慢慢显现。供需缺口的不断扩大,将促进未来铀价的回升。

另一方面体现在,资本市场对天然铀的关注热度持续加剧。当前市场上已有诸多机构资金进入天然铀行业,你可以注意到最近有很多的投资基金、铀矿企业、铀矿勘探企业,通过市场融资的方式,到市场上订购天然铀,此举体现出目前天然铀价格还比较低,第二他们也显现出天然铀未来有增长空间,所以他们现在愿意做这个事情。

所以我们认为未来铀矿价值肯定是下跌的,如果一定要问铀价上涨到什么程度,网上应当可以看到,最近摩根斯坦利、瑞银等国际投行的研究报告中开始新的覆盖天然铀行业。摩根斯坦利预测2024年天然铀的长期价格要超过58美元/磅,现在只是35美元/磅,快速增长空间近65%。

问:根据财报,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中广核矿业持有人3,142tU(吨铀),加权平均成本每磅为27.90美元 ;已签订但尚未交付的天然铀销售量5,096tU,加权每磅平均售价为32.28美元。有分析师说,铀矿之前50美元一磅才有研发价值,您怎么看?

陈德邵:公司的发展空间主要来自三方面,一个是铀价的衰退,一个是新项目收购带给的权益生产能力的增加和铀资源成本的降低,这个刚才都说过了,最后,就是英国销售公司的转型。

目前英国销售公司的贸易模式基本是采行采购末端和销售末端两边锁定的方式,这样既不利于控制风险,也有利于锁定收益。现在的天然铀存货都已经签订了对应的销售合约,只是还没交付给。已签订但尚未交付给的天然铀5096tU,已经通过贸易合约锁定的利润就有2.7亿港元,会在未来年度逐渐实现。未来我们希望这家销售公司能够之后不断扩大规模,构建B2B到B2C的转型,寻找天然铀的终端使用客户——国际核电业主,这样可以签署毛利更高的长贸天然铀销售合同。

铀价到50美元/磅左右,我认为是合理的。目前世界上在产矿山里面有一半以上铀矿山的生产成本是低于现在市场价30美元/磅的,而之所以能之后保持生产,就是因为历史上签订了高于生产成本的长期天然铀销售合同。一旦这些长期合同到期,这些高成本的铀矿势必只能投产。而停产又将造成天然铀生产供应继续上升,无法满足全球核电业主的年度燃料市场需求。因此,核电要确保平稳的天然铀供应,铀价必须得到一定的提升。

问:公司目前的主要投资资产分别坐落于哈萨克斯坦和加拿大,而国际天然铀价格又以美元计价,公司经营和财务牵涉到到的币种较多,公司在2021年是否有适当措施来减少国际贸易风险?尤其是汇兑这一块。

陈德邵:其实天然铀行业,像你刚才说的那样,我们跟供应商及客户,都是用美元计价的,也是用美元结算,本身的这种交易结构不存在外汇风险。要说外汇风险实际上是有另外一个,就是哈萨克斯坦斯坦的货币一直处于贬值趋势,但是贬值对于减少我们哈萨克斯坦斯坦的矿山铁矿成本是不利的。

问:2021年有没有新的项目收购计划?

陈德邵:我们去年底向市场做到了公告,我们计划从哈萨克斯坦的合作伙伴哈原工(哈萨克原子能工业公司),收购两个新的铀矿,计划在今年6月底之前交割。

问:哈新项目2020年是受到疫情影响,没有完成结算?收购完成后对业绩有何影响?

陈德邵:我们在疫情之前就已完成了对哈新的铀矿项目的尽职调查,2020年双方一直在谈,我们现在计划仍然是6月底之前会已完成交易。

新铀矿的生产能力会是一个逐步获释的过程,目前有一座矿山已经投产了,还有座矿山还处于试生产阶段,所以生产能力释放是一个逐步的过程,我们预计到2025年产能不会几乎获释,两座矿山将几乎超过它的设计产能。

由于这两座铀矿山为我们带给的权益包销产品、矿山盈利、生产能力和成本都高于现在谢公司旗下的矿山,因此将成为公司新的快速增长动力。我们预计新的矿山将使矿业公司的权益产量在未来5年的时间内增长228%。

问: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扎实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各项工作,特别强调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大力有序发展核电。在此背景下,中广核矿业有哪些机会?

陈德邵:碳中和为核电行业的发展带来了机遇,而国内蓬勃发展的核电需要平稳持续的天然铀供应,由于国内商业核电站的天然铀供应几乎倚赖海外进口,如何实现铀资源供应保障和成本掌控,这就是我们中广核矿业公司的任务和使命,因此,我们会紧紧围绕着这个去统筹制订公司的整体未来发展战略。

检举/对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