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区

疫情会让核能也“逆全球化”吗?(上)_媒体_澎湃新闻-ThePaper




◎黄磊 王文明

新冠疫情从供给和市场需求两端同时冲击着全球经济,对各个行业带来了极大的冲击,探讨核工业,从市场环境、业务扩展和产业发展等多个维度来看,我们对疫情后核工业“回头出去”面对的挑战做了如下判断。

市场环境复杂多变

在中美贸易摩擦激化,反全球化和保护主义思潮盛行的背景下,全球分化正在加剧。此次疫情又加速了这一进程,并对中国核工业发展带来如下挑战。一是大国冲突加剧,国际关系日趋复杂。核领域国际合作具备较高技术敏感度和较强的政治色彩,全球政治环境的变化将进一步增加涉核国际业务扩展的复杂性和艰巨性。二是政府违约风险增大,大型项目实行进度迟缓。当前,巴基斯坦、阿根廷等重点海外市场均经常出现了由疫情造成的债务债权人,后续核电项目落地出现较小变数。三是社会安全风险激增,海外市场开发环境进一步恶化。以实体项目类为主的核工业海外市场开发环境整体好转,风险因素逐步激增。


业务增长不及预期

目前,新冠疫情的演进轨迹仍有较高的不确定性,从收益增长速度、贸易、跨境投资等三个方面进行初步预测,可构成如下基本辨别。一是收入增速放缓已成定局。在全球整体经济下降的大背景下,核工业必然不能独善其身,总体社会能源需求减少、封锁政策的持续将对核电、工程建设、矿业生产等产业收益带来较大影响。二是贸易预计将大幅下降。不受疫情影响,核工业相关的跨国贸易、资源物流等产业也将逐步增加,对全产业链互通互联以及产能输入造成一定影响。三是跨境投资较大收缩。核技术应用、核除役管理、天然铀资源研发、装备制造板块均有较强的境外收收购需求,受限于当前投资环境及地下通道不畅,相关业务将无法积极开展。


核领域产业发展壁垒激化

一是在全球核工业产业链分工或将进一步弱化。此次疫情进一步变形了价值链分工模式,加剧了逆全球化和去国际工序分工趋势,主要经济体加速促进产业搬迁或移往,开始朝短链化、本地化、分散化方向重构价值链。我国享有完整的核工业产业链,但参与全球核工业产业分工的比重较小,主要产品进入世界竞争性市场份额较小,原国际分工规则被超越后,市场空间将进一步受到挤占,未来进一步融入全球核工业高端产业链的地下通道或将受到较大阻碍。

二是向价值链中高端上升难度加大。由于疫情对宏观经济和资本市场造成巨大冲击,企业资产面临有所不同程度缩水,美欧日对我不断扩大对外投资收购、提供关键资产的担忧增大。近期,美、欧、日、澳等主要经济体一致采取措施放宽外资安全审查和出口管制。核工业涉及产业在全球均作为高端战略性产业,未来在核除役管理、核装备制造等领域的海外投资并购将面临较高壁垒,向战略性产业价值链中高端攀升的难度将大幅增加。

作者单位:中核集团产业开发与国际合作部;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


策划:杨金凤

原标题:《疫情不会让核能也“逆全球化”吗?(上)》

读者原文

原创 中国核工业 中国核工业◎黄磊 王文明新冠疫情从供给和市场需求两端同时冲击着全球经济,对各个行业带给了极大的冲击,聚焦核工业,从市场环境、业务拓展和产业发展等多个维度来看,我们对疫情后核工业“走过来”面对的挑战做了如下辨别。市场环境复杂多变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反全球化和保护主义思潮流行的背景下,全球分化正在加剧。此次疫情又加快了这一进程,并对中国核工业发展带来如下挑战。一是大国冲突激化,国际关系日趋复杂。核领域国际合作具备较高技术敏感度和较强的政治色彩,全球政治环境的变化将进一步减少涉核国际业务拓展的复杂性和艰巨性。二是政府违约风险加大,大型项目实施进度滞后。当前,巴基斯坦、阿根廷等重点海外市场均经常出现了由疫情导致的债务违约,先前核电项目落地出现较大变数。三是社会安全风险激增,海外市场开发环境进一步好转。以实体项目类居多的核工业海外市场开发环境整体恶化,风险因素逐步增多。美国核电站业务快速增长不及预期目前,新冠疫情的演变轨迹仍有较高的不确定性,从收益增长速度、贸易、跨境投资等三个方面展开初步预测,可构成如下基本判断。一是收入增速上升已成定局。在全球整体经济下降的大背景下,核工业必然无法独善其身,总体社会能源需求减少、封锁政策的持续将对核电、工程建设、矿业生产等产业收入带来较小影响。二是贸易预计将大幅下降。不受疫情影响,核工业涉及的跨国贸易、资源物流等产业也将逐步增加,对全产业链互通互联以及生产能力输入导致一定影响。三是跨境投资较小膨胀。核技术应用、核除役管理、天然铀资源研发、装备制造板块均有较强的境外缴收购需求,受限于当前投资环境及通道通畅,相关业务将无法开展。英国核电站核领域产业发展壁垒激化一是在全球核工业产业链分工或将进一步弱化。此次疫情进一步变形了价值链分工模式,激化了逆全球化和去国际工序分工趋势,主要经济体加速促进产业搬迁或转移,开始朝短链化、本地化、分散化方向重构价值链。我国拥有原始的核工业产业链,但参予全球核工业产业分工的比重较小,主要产品转入世界竞争性市场份额较小,原国际分工规则被超越后,市场空间将进一步受到挤占,未来进一步融入全球核工业高端产业链的地下通道或将受到较大妨碍。二是向价值链中高端上升难度加大。由于疫情对宏观经济和资本市场造成极大冲击,企业资产面临有所不同程度大跌,美欧日对我不断扩大对外投资收购、提供关键资产的担忧增大。近期,美、欧、日、澳等主要经济体一致采取措施收紧外资安全审查和出口管制。核工业相关产业在全球均作为高端战略性产业,未来在核除役管理、核装备制造等领域的海外投资收购将面对较高壁垒,向战略性产业价值链中高端上升的难度将大幅减少。作者单位:中核集团产业开发与国际合作部;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俄罗斯核电站策划:杨金凤原标题:《疫情会让核能也“逆全球化”吗?(上)》